新译作《家用游戏机简史》译者序

新译作《家用游戏机简史》已上市!


 

就在我提笔写这篇译者序的时候,刚好赶上任天堂召开了一场发布会,宣布与日本著名的手机游戏运营商DeNA以互换股份的方式结成战略同盟,这标志着任天堂的马里奥、塞尔达等招牌角色开始正式进军手游领域。同时,任天堂还宣布了一个名为“NX”的新项目,这将是一款“全新的游戏平台”,预计明年正式发布相关细节。从NDS、3DS、Wii这些主机就可以看出,任天堂一向喜欢不按套路出牌,不知道这个神秘的“NX”将会为玩家带来怎样的惊喜,又将会为近年来越来越不景气的游戏业界带来怎样的变革。

“任天堂”这个名字恐怕是绝大多数80后中国玩家与游戏结缘的起点,我自己也不例外。小学时,家里有了第一台游戏机——FC,虽然《超级马里奥》、《魂斗罗》、《赤色要塞》这些经典的游戏玩过不少,但无奈我的反射神经太烂,于是后来便开始迷上了角色扮演和策略模拟游戏。当时这样的游戏其实并不多,令我印象深刻的当属FC上的《七龙珠Z》系列和《三国志II 霸王的大陆》,以及后来SFC上的《三国志英杰传》和《第4次超级机器人大战》。讽刺的是,尽管称霸游戏行业多年,但其实任天堂至今也没能堂堂正正地进入中国市场。从早年风靡全国的duang duang山寨神机“小霸王”,到后来不惜放弃商标用借壳的方式登陆中国市场的“神游”系列,这里面的曲折和故事之多,恐怕又能写出一本书来。

说起这些游戏机厂商与中国市场之间的恩恩怨怨,我觉得本书的作者前田寻之先生一定也很感兴趣,因为和早已成熟的日本、欧美市场相比,中国游戏市场的状况在世界上当属奇葩一朵。过去十几年来,各大游戏机厂商一直对着一片拥有强大消费潜力的市场垂涎欲滴,然而,2000年颁布的《关于开展电子游戏经营场所专项治理的意见》(即俗称的“游戏机禁令”)却将他们挡在了门外。

俗话说得好,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面对禁令,各大厂商自然也没闲着。2003年,任天堂宣布在中国成立一家合资公司“神游科技(iQue)”,放弃了“Nintendo”商标,打着合资品牌“神游”的旗号将自家的游戏机以“多媒体互动系统”的名义引进中国,于是便有了后来的“神游”(N64)、“小神游”(GBA)、“iQue DS”(NDS)等产品。2004年,索尼则以“家庭电脑娱乐系统”的名义成功申报并引进了PS2游戏机,和任天堂的借壳法不同,索尼这一次算是堂堂正正地把PS品牌带入了中国市场。尽管任天堂和索尼用各自不同的方式成功避开了禁令的封锁,但他们的尝试都算不上成功。PS2的性能高,硬件成本也高,只靠卖主机显然是亏钱的,索尼要靠卖游戏和授权费的收入才能回本;而任天堂的主机设计比较重视性能和成本的平衡,因此哪怕只卖主机也能赚钱。结果,在文化审查、盗版游戏和水货主机的三重打击下,缺乏配套游戏的国行版PS2没过多久就惨淡收场;而神游尽管借助主机成本优势靠卖硬件勉强生存了下来,但如今也已日暮西山。

时光荏苒,峰回路转。2013年9月,上海自贸区挂牌成立,而在自贸区的“负面清单”中,明确对注册在自贸区中的企业解除了“游戏机禁令”。正当任天堂和索尼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在中国已摸爬滚打多年的“老油条”微软突然杀了出来,与百视通合资抢注了上海自贸区的第一家进驻公司,可见微软对此密谋已久。2013年11月,微软的新一代游戏机Xbox One在北美首发。借助在自贸区的迅速布局,2014年9月,微软就将Xbox One引进了中国,几乎与日本同步发售。

被微软打了个措手不及之后,索尼也开始谋划将PS4和PSV游戏机引入中国市场。在一系列准备工作就绪之后,索尼宣布国行版PS4和PSV将于2015年1月11日上市,同时还将同步推出多款国行版游戏。然而,索尼似乎注定命运多舛,疑因受群众举报的影响,索尼突然宣布国行版主机延期发售,就在我写这篇译者序几天之前的3月20日,国行版PS4和PSV才刚刚与玩家见面。

眼看着索尼和微软火拼得不亦乐乎,任天堂这边看上去好像没什么动静。不过,让我们回到开头的那一幕:DeNA获得了用任天堂版权形象开发手游的授权,同时还将帮助任天堂运营会员系统,而DeNA不仅在中国有成熟的开发团队,而且旗下游戏社区梦宝谷(mobage)也已经在中国运营多年,这不禁让人感到机智的任天堂这回说不定又找到了一条进军中国市场的捷径。此外,任天堂总裁岩田聪曾宣布要面向中国等新兴国家市场推出一款“价格亲民”的新款游戏机,这会不会就是“NX”的真相呢?

啰啰嗦嗦写了这么多,我只是想为作者所描绘的30年波澜壮阔的家用游戏机兴亡史添上一笔小小的花絮而已。作为一位勉强还算资深的游戏玩家,这本书真是看得我大呼过瘾,完全停不下来。常言道:“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回过头来看看游戏机的这段历史,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伟大的革新,这些革新不仅是技术上的,更是思想上的。如今,曾经无比辉煌的家用游戏机正在电脑、平板和智能手机的夹缝中艰难地挣扎,到底未来路在何方,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最后,我想谨以此书献给我可爱的儿子。由于他与索尼PSV掌机同年同月同日诞生,因此我给他取了个英文名叫“Vita”,我手上的日版第一代PSV也会留给他做纪念,希望游戏也能为他们这一代的成长带来快乐和感动,生生不息,相伴永远。

2015年3月于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