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大学城:时间和精神的小屋

自从毕业之后就再也没有踏上大学城的土地了,掐指一算差不多有4年了。这几年的时间,工作、买房、结婚、买车,总算把自己的生活理顺了,便又想念起大学城那个让一切开始的地方。没有车的时候,去趟大学城也不容易,地铁兜的圈子那叫一个大,路上怎么也要花2个小时的时间,实在太辛苦,开车就可以抄个近路,1个小时便到了。3月的天气飘忽不定,好在这个周末应该不会下雨,于是便成行了。

周六一早天气没有预想的好,风有点冷,天气也有点阴沉。北松公路到车墩那里有一段车很多,也看到不少婚车的车队,据说昨天是个好日子,反正我也不知道好日子怎么算的,就当它是吧。到了熟悉的松江城区,便感觉时间真的在倒流——以前站了无数次的公交车站,一帮人沿着人民北路步行回寝室所经过的那个公园,然后终于看到了再熟悉不过的校园。一切的一切似乎真的没有什么改变,也许4年太短,但4年真的不太短。

下了车,和夫人一起走在曾经每天都要走过的文汇路上。周末的文汇路虽然不如平时那样熙熙攘攘,不过也还算满热闹的。熟悉的有闲杂志店还在,一切的一切还是那么熟悉,就好像昨天还在这里生活一般。来大学城之前和麻老师打了招呼,于是先到寝室楼门口和她会合。麻老师是大学的同班同学,现在留校当老师,因为和我同年同月同日出生所以特别有缘,自称姐姐却长着永远长大不大的外表,自称青岛人却不会游泳啤酒吃海鲜。3个人沿着上外的校园兜了整整一个大圈,从感叹周末校园一如既往的冷清,到在日院的楼里面寻找当年的回忆,再到图文前面不知道为啥就没有水了的大水池,再到第一次谋面的大家都认为造得很杯具的教育会堂……一路走来感慨良多,当然还是现在依然生活在这里的麻老师最有发言权:“这里仿佛是一个闭锁的时空,里面的时间和外面的时间没有任何联系。在里面你无法感觉到外面世界的变化,对于你来说,时间只是不断循环的,一切好像没有任何改变,只有看着每年新来的小朋友才能感觉到时间的流逝。”这番话让我想起七龙珠里面的“时间和精神的小屋”,虽然只隔了一扇门,但却是两个不同的时空。

转眼已经到了中午,刚好走到食堂跟前。原本早上还有点阴沉的天气,好像一眨眼的工夫就变了大晴天,于是感觉很有郊游的范儿。当麻老师还在抱怨现在食堂的饭菜越来越不靠谱的时候,夫人心血来潮地钻进食堂去看看有没有啥好吃的,结果自然是失望而归。麻老师带着有点恐吓的语气说:“你们要是真决定吃食堂,下次再来松江我不陪你们了啊!”

于是午饭就改成怀旧了一下屋里香。说实话在学校的时候也的确没在这里吃过几次,因为吃点菜在那个时候还是很奢侈的,每个月拿着600块左右的生活费,吃一趟人均20块钱以上的饭那可真是要好好纠结一番。周末的中午这里还真的没什么人,坐下来开始点菜,我和夫人是出了名的胃口小,和死盖无敌等总陪麻老师一起吃饭的大胃王那是比不了,等第一个菜上来了,哎呀妈呀量真特么大啊,于是乎果断决定拉掉一个还没烧的土豆丝。菜还是一如既往的美味,这家店以前在大学城也是有那么点名气,尤其是手撕羊排,放在这么个小店里还真是憋屈了,不由得赞叹“大学城的伙食真是好啊!”,麻老师却一脸蛋定的说:“平时还是吃食堂啊,哪有那么好!”后来聊到洋洋死盖无敌他们,才知道无敌同学也要去北京工作了,这样一来这帮死党就只有麻老师一个人在上海,空虚寂寞冷,很是惆怅。虽然我这个懒人很少被人当作死党,不过麻老师,我没事还是会去找你玩的。就这样3个人吃到撑,一共90多块钱,这在魔都真不算啥,现在什么情况我不知道,要在我们上学的时候,那真是高消费了。麻老师慷慨地出钱请客:“干嘛,你以为我不上班啊?”哈……我可什么都没说呢。

付账的时候麻老师接了一个电话,是一个办公室的同事跟她咨询买房过户的事儿。吃饭间说起麻老师在大学城旁边买了间房,因为不靠近地铁所以还不算很贵,反正上班就在这跟前,弄辆自行车也就解决了交通问题。麻老师提议带我们去她新家参观,那敢情好,估计死盖无敌他们还没去看过了是不是?“麻老师你家走过去多远啊?”“半小时吧。”“……从这里走到乐购多远啊?”“一刻钟吧。哦那这么算走到我家估计要40分钟。”于是就很愉快地决定还是开车过去。麻老师看到我的车,说“咦?怎么觉得跟景丫的车长得差不多啊?”死盖同学你听到这个肯定要哭了,你那车都能买我两辆了。

麻老师的新家是个80多平的两房,乍看起来空间还是很宽敞,两个阳台,厅很大,厨卫也都蛮大,很是不错。但由于前一位主人是个土财主,这装修sense很是别扭,麻老师也不打算推翻出来,只能忍了——当然,该换的家具神马的还是要换的——尤其是那个让麻老师很是不爽的大玻璃墩子——哦对了,那货插上电还能一闪一闪地亮,土财主还说过:“你半夜可以开一开呀!”在麻老师的新居里里外外兜了几遍,提了点自己的看法,麻老师很是感慨地说:“一看你们就是自己折腾过的,说出来的东西就是靠谱。”我说:“麻老师,咱能别提那些烦心事了么……”

回到文汇路,送别了麻老师,我和夫人又沿着二期宿舍区走了一圈。我曾经住过的男生宿舍里面现在住着女生,夫人曾经住过的女生宿舍里面现在住着男生,这个改变颇有戏剧性——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当然,也有更多的东西未曾改变,比如楼后面的阿满奶茶和麻辣烫,小超市、水果店还有面包房,停满了自行车的车棚,还有路上或成双成对或三五成群的小朋友们。当初每天晚上的散步路线几乎也都一样,其实没有什么新意,但和夫人在一起每天也就都是新鲜的了——这种感觉很是珍贵,总怕在一起久了,这种感觉就被慢慢忘却——回到这个时间和精神的小屋,曾经的一切又仿佛一下子被唤醒了——虽然是在不同的时间,但却怀着和以前相同的心情,走着相同的路,做着相同的事。这个地方曾经发生了很多事,这个地方装满了回忆,回忆太多有时候会数不清,但至少那种心跳的感觉,还在。

之后顺路去乐购扫了些货就回家了,一天其实过得很快,一年、十年、一辈子,也就这么很快很快地过去了。就写到这里吧。

祝结婚一周年!

老妈说结婚之后日子过得很快,于是这一年真的很快就过去了。去年的这一天还是那样的难忘,我们以我们自己的方式向世界宣告了我们的约定。婚后的生活其实很平常,也很开心,一切都已经习惯了,谁也离不开谁了。

昨天夫人做了一个蛋糕,晚上做了意大利千层面,买了两罐冰结,边看Girls Night演唱会的直播边小小的庆祝了一下。这一年夫人的厨艺日渐精湛,做甜品也大受好评,当初的小烤箱已经完全不够施展了于是趁一周年的时候换了一个大的,夫人表示如虎添翼。无论如何,夫人料理厨房着实辛苦,虽说夫妻之间不见外,但还是应该说声感谢m(_ _)m。

今天晚上两个人去吃一顿日本料理,奢侈一下~

これからもずっと、幸せになれますように。

领便当

眼看婚礼本番就在这个周日,因为有一些表演环节所以还是有点紧张,不过就好像考试前几天的心情一样,准备得差不多了就想赶快上阵,用中岛爱的话说「緊張は3割」吧=v=。

话说这个礼拜几乎每天都是带便当上班,和以前吃自己烧的便当相比,还是夫人的便当更有新鲜感呀(闪光。虽然夫人每天下班回家很早然后烧饭也很乐在其中,不过我自己也烧过饭知道其中辛苦,心里自然是非常感激的》《。除了每天洗碗洗锅子以外,似乎无以为报,有时会稍稍有点不安,然后便是莫名其妙的幸福感……有时候虽然这样的生活还觉得有点不思议,不过想想看,还有3天就真的真的结婚了哟,然而这样一想,就觉得更加不思议了,人还真是复杂的动物的说。

君に会えてよかった。

硬盘大战蓝光

先来名词解释一下吧,硬盘和蓝光这两个词应该是从宽带山等等上海人聚集的论坛上发源的,前者指外地人(WD是一个硬盘的牌子),后者则是指本地(BD,Blue-ray Disc)人,也就是上海人。

先不论这样的称呼有无褒贬,反正自从上海居住证转户籍细则出台之后,我感觉上海人开始越发不安起来。网上开始不断出现各种关于上海人和外地人的争论以及各种各样的事件,主旨呢自然是以后外地人越来越多的进来上海,说不定还都转了上海户籍,那里面一小撮素质不怎么样的暴发户将成为破坏上海安定团结的罪魁云云。顺便这些文章在开心网上转来转去,最后还都不忘了加上些“我是上海人我自豪”、“反对硬盘”等等投票选项供看官发泄,点完之后再继续转载下去,反正开心网上上海人很多,很容易引起共鸣。

当然,作为一枚在上海安家还娶了上海老婆的硬盘,我在这里真的不是想抨击上海人的这种还有点可爱的自我宣泄行为,毕竟上海作为一个国际都市,在各种城市资源都相对紧张的情况下,还要对数量如此巨大、比例如此之高的流动人口负责,上海人民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对此我表示十分理解。上海人一直被刻画成一副排外的形象,我感觉,是因为上海人从近代开始一直生活在外来人口(不但有外地人,还有外国人)的压力之下,想守住自己那一点安稳太平日子的心理比谁都强,说实话他们也挺不容易的。以前总是说上海人会欺负外地人,这几年我看形势有了逆转,在上海,似乎外地人成了一个强势群体,开始对上海人的种种作风指手画脚,甚至开始指责上海人在公共场合讲上海话了。

我刚来上海的时候,面对周围人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话,心里也觉得很别扭,但仔细想想,这是什么?这只不过是一种cultural shock,和你到了国外,听周围人讲鸟语,看街上都是看不懂的各种路牌是一样的感觉,由于身边找不到你熟悉的元素(symbol)而导致的心理失衡,这就是cultural shock。但你说你感到cutural shock这是上海人的错?你要有本事让美国人在公共场合不说英语那在上海这儿也能通用,没问题╮(╯_╰)╭其实,你在街上问路也好,在小店里买东西也好,在公交车上被搭讪也好,上海人总归一上来会跟你讲上海话,这无可厚非,为什么人家开口就得是普通话呢?但一旦你脸上的表情或者是语言表示你听不懂,他们也会立刻改用普通话跟你交流,这样还不够么?我觉得这样已经够了,比起在美国的情形已经好多了嘛。但为什么在美国没人会这样想,反而在上海就引起了那么多愤愤然的声音呢?这道理很简单,洋人嘛,中国人多少都崇一点的,心存三分恭敬则不敢造次,可是你上海人就不一样了,你顶多也就是穿了件洋衣裳,骨子里不还是跟我们一样的土,心里没有这道坎,自然可以放心大胆拿来鄙视一番,心想让你上海人牛,得好好挫挫你们的锐气。这和某博客上发文鄙视那些想拿上海户口的人是一回事,吃不到葡萄的狐狸说葡萄酸嘛。

有时候,换位思考一下往往会能体会到很多。假如我是上海人,就算是我回到我自己的城市,看到公交车上、地铁上有成群结队浑身散发臭味的民工一起和你挤的时候,也会不开心,也会心理不平衡,也会觉得街上的小偷大多数都是外地人,也会对他们深恶痛绝。虽说外地人并不代表他就是衣衫褴褛素质不高的民工或者什么人,但上海人的文化水平、受教育水平、整体素质都是很高的,这一点,你也不得不承认,如果站在这个立场上,恐怕你也可以理解一点上海人心里的结了。也许从心理上说,与其说是排外,不如说是自卫比较妥当吧。更何况人都是会推而广之的——就像说河南骗子、新疆小偷、温州暴发户、日本鬼子一样——外地人对上海人,上海人对外地人,中国人对外国人,外国人对中国人,都会有那么一种stereotype,给一群人打上一样的标记,只是强弱程度会有所不同罢了,这也是正常的。

说到底,人都是可以互相理解的,只是有时候人们为了一点所谓的pride而不想去互相理解,因为指责对方总是比检讨自己要来得舒服,其实这中间也就是一层窗户纸那么薄。我家刚刚装修好的时候,有一次我在地铁上恰好碰到给我家装修的工人师傅,他拎着很重的工具,在拥挤的车厢里额头上也冒得都是汗水……唉,大家都不容易,一个工人自己又不可能有个车,打车也不现实,到郊区那么远的地方也就是乘公共交通了嘛,你不想和民工挤地铁,我也不想,不过说不定,那些挤地铁的民工里面,有一个就是为你家装修的呢?也许你鄙视过的那些外地人里面,就有辛辛苦苦给你家送桶装水的,或者是你一个电话就能叫来送外卖的呢?想到这里,我就忽然觉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还真得尊重他们,因为你还真的离不开他们。前一阵子看到开心网上有投票说上海人为了世博会做了如何如何多的牺牲,世博会对上海户口的人应该免费啊~之类的,我不反对上海人站出来发泄发泄,但这种狭隘的言论还是有那么点过了。对那些大肆渲染“外地人过来就是为了争上海的资源”之类滚蛋论调的人,对于那些总是想把上海人和外地人划清界线的人,我想说,至少到现在为止,我们每个月交到上海社保统筹账户的那笔为数不小的养老、医疗保险(虽说是公司部分,但羊毛出在羊身上嘛),等我们离开上海的时候可是一分钱都拿不走的,你们自己想一想,那些钱都用来干什么了呢?╮(╯_╰)╭大家可都不是吃白饭的。

反过来讲,作为一个外地人,在你整天抱怨上海人排外、冷漠、看不起你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自己是否掌握了这里的游戏规则,是否做得够好、够配得上这样一个城市、够让周围的人对你投来赞许的目光呢?有一次在地铁上我这个车厢正好有八九个民工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挤在里面,1号线早上本来就挤,这么一搞后面上来的人根本上不来,想下车的人也很难挪个步,于是车上有人开始骂人。其实吧,不是不让你们乘地铁,这八九个人还这么多东西,你们也得学聪明点,两三个人一组,分散开来上车,我想也没人会骂你,你们非这么“团结”不是找挨骂么……还有一次,地铁上一个外地人和一个上海人大概因为拥挤发生了争执,人家上海人说话有条有理心平气和,那个外地人可到好,说到自己理亏就非要一个劲说上海人怎么怎么欺负外地人,搞到最后车上的人都来骂你,你这不也是自找的么╮(╯_╰)╭。

所以说,上海人还是外地人,别把这个区别看得那么明显,别用有色眼镜去看别人。不管黑猫白猫,能抓老鼠就是好猫;不管是哪里的人,有文明、有素质、有本事,就应当被尊重。大街上随地吐痰扔烟头的、排队不守规矩的、不懂得先下后上左行右立的、不懂得给需要帮助的人让座的——不管你是上海人还是外地人,都会遭到别人的鄙视和唾弃。说到最后还是一个讲烂了的道理,管别人之前先把自己管好——如果你是上海人就别给上海丢脸,如果你是外地人就给外地人争口气,大家在上海这个地方,都努力表现出自己的好素质,比起互相鄙视互相指责来说,这才是作为一个生活在上海的人最应该做的事,对不?

硬盘和蓝光,拆开来看看,大家都是圆的,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呢?

小时候有些事还真是难忘~(1)

人长大了就开始怀旧,小时候有些事,很小很小的那种事,没什么意思,不过想起来就觉得挺怀念的,于是没事就写两笔吧~

【路灯迷宫】

小学是在奶奶家附近上的,所以到晚上都是爸爸下班来奶奶家接我回家。老爸从奶奶家骑自行车载我回去,大概要15分钟的时间,冬天白天短的时候,路上就已经黑了,黄色的路灯亮了起来。那时候坐在车后面实在很无聊额,就把眼睛眯起来,路灯就变成了光晕,又变成了光带,从眼前不断闪过,然后咱在脑子里就开始编故事了,感觉好像是在迷宫里游走,那种感觉到现在还觉得特真实,快到家了还不肯睁开眼睛呢XD

【我的户口页】

因为在奶奶家那边上学,我的户口自然也就和爷爷奶奶在一起。有一次家里来查户口的(嗯那个时候还有查户口的……现在哪里去了orz),我看到家里的户口本只有爸爸妈妈两页,没有我的,于是不知道脑子里哪根筋搭错了,又哭又闹,说“这是我家凭什么没有我的户口页!”,任凭老爸老妈怎么解释怎么哄都没用=v=|||于是老爸实在没辙了,灵机一动,用红色的水笔拿了张白纸照着那个户口页的样子硬是画了一张出来,连图章都有的=v=|||拴在户口本最后一页(那个时候户口本的页是用绳子穿起来的嗯……),像模像样的,我看了居然还真就不哭了~

【臭豆角】

小时候不喜欢去幼儿园,主要原因就是幼儿园的饭菜实在是难吃得要命……在幼儿园的入口都有一个小黑板,每天进去的时候都能看到今天的菜单,一旦看到今天吃豆角我就打死也不要进去了=v=|||那幼儿园烧的豆角难吃得想吐,简直就是臭的,于是我回家就跟老妈抱怨说,今天又吃臭豆角了……这东西的影响深入骨髓,导致我到现在都不喜欢吃豆角orz除了臭豆角,幼儿园的招牌早餐还有掺水的牛奶,啊,简直是受刑的说……orz

嗯我不会一次都写光的,待续吧~=v=

5周目的9月13日,永远的9月13日

5周目了,このままずっと歩いていけるんだね~
继续无聊一下挖坟:

4周目存档:http://www.solaluna.cn/2007/09/13/538/
3周目存档:http://www.solaluna.cn/2006/09/13/364/
2周目存档:http://www.solaluna.cn/2005/09/13/203/
1周目存档:http://www.solaluna.cn/2004/09/19/50/

然后是今年的特别杀必死,录了一首小纯纯的歌丢上来当礼物,歌名和歌词都很应景于是真的很合适XD
另外我把馒馒05年纪念日时送给我的那首《风信子》给翻出来了,当时听到也是感动了一记T v T那个好像没贴BLOG过,于是这次一起贴出来吧~话说那首歌还是max给混的,在此感谢老麦同志的辛勤劳动~

君に会えてよかった - org by 高橋直純
作詞・作曲:高橋直純

風信子(ヒヤシンス) - org by 松浦亜弥
作詞・作曲:谷村新司